邢台信息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53|回复: 17

徐子桥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9 16: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子桥作品

徐子桥作品

徐子桥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12-6-29 16: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子桥作品

徐子桥作品

点评

游客
名家啊  发表于 2015-9-25 20:37
 楼主| 发表于 2012-6-29 16: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子桥作品

徐子桥作品

点评

游客
徐主席名家啊  发表于 2015-9-25 20:38
 楼主| 发表于 2012-6-29 16: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2-6-29 16: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子桥作品

徐子桥作品

徐子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9 16: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蹈虚揖影
  ——读徐子桥花鸟作品感言
                   石军良
  
  面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馈赠和当代中国画未来形态的召唤。中国画画家在当代文化语境下,似乎面临着“尴尬”的境遇。其实,从艺术史发展的眼光看,不同时代的画家在特定的历史时期都曾面对过这种“困惑”,只是在当下显得尤为突出罢了。究其原因,首先是传统中国画依附生存的传统农耕社会背景,以及相伴生的政治、经济环境和文化生态秩序在当下激荡的社会转型中已成过眼烟云。再则就是开放的社会形态和多元的文化语境,动摇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念和审美尺度。由此,承继中的传统中国画形态在当下面临着转型的历史机遇,也就是说,中国画的传统形式和表达方式如何在现代社会背景下转型为与现代审美和现代精神活动对位的新的语言形式,成为当代中国画画家直面的“命题”。
徐子桥作为一位写意花鸟画家并未规避“命题”所带来的困惑。而是基于对传统、现代、东方、西方的多维度审视,着眼于对自然和生命的观照,在不断的自我重建和不断的自我解构中,使自己的艺术实践置身于一种“未决状态”,而正是这种状态所呈现的未完成性,给画家的艺术形态和精神形态敞开了启蒙的空间。
  以当代的视野反观古典传统是当代画家力求图式转型的不二选择。只有如此才能缕析出传统之于当代的经典意义,以及在当代表现出的“水土不服”症结之所在。在传统文人画系统中,由于山水和花鸟画(写意)较之于人物画长于表现,更易将笔势墨韵引入其中。迎合了传统文人抒发性情、宣泄精神的主体化需求。所以形成了较之于人物一格更为丰富而稳固的形态。也正是这种艺术形态的程式化、定型化和技法的规范化为中国画现代形态的转型铺陈了具有探索意义的坎坷之路。而其中似乎尤以写意花鸟画的现代转型最为无奈。这个中因由,首先体现在花鸟画表现“题材”的局限性上。由于传统中国画,特别是文人画在美学取向上偏重表现性,不以强调物质性再现为能事,而借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比兴”手法,托物言志,以强调气韵、意境、笔墨等精神性的文化内涵为旨归,虽然古人言花卉“无一不可以入画图而传于笔墨”(清·郑绩),但“岁寒三友”、“四君子“等一类题材仍以其强大的惯性,使画家陈陈相因在狭隘的空间中一咏三叹。其次,写意花鸟画在章法经营上的局限性。中国画独特的审美意识和完善的造型观念使写意花鸟画并不着力于对三维空间的追求,而在有限的二维平面中通过点、线、面的组合变幻,在对立、统一的矛盾解决中,求得空间分割和心理感受上的均衡与和谐,再加上表现对象的相对单纯性,从而使得写意花鸟画给后人二维的经营所余留的拓展空间受到了制约。其三,写意花鸟画传统格法的完善以及对形而上层面的追求,使得原本受题材和笔墨的规范,而表现出的形象上的简约和单纯性,在“计白当黑”、“惜墨如金”、“景少意长”的实践追求中,更趋向“符号”化和精神化,而正是这些传统经典的历史负重,使当代写意花鸟画家对现代形态的实现面临着诸多的不适。但事实上,也恰恰是写意花鸟画传统的“经典性”在当下“时过于期,否终则泰”的自然轮回中,给我们洞开了现代写意花鸟画形态转型的观念之门。
  二十世纪上半叶,在对传统中国画的价值、功能和表现形式的激烈质疑声中,齐白石、潘天寿等以自身的艺术实践阐释了写意花鸟画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可能性,在经验上也为当下的画家提供了借鉴的可能。二十世纪末至今,一些理论家在学术层面对传统中国画本体在当代语境下所面临的矛盾,以及转型的可操作性进行了梳理和前瞻性分析,一定意义上为当代中国画新形态的构建起到了积极意义。但是,学术上的思考和阐发无论如何条分缕析、面面俱到。一旦落实到具体的操作层面,仍会显现出意想不到的偏颇。至于真正摆脱当下的困惑,实现写意花鸟画与时代精神和审美取向对位的形态转型,事实上还有赖于画家的自省躬行。徐子桥近年的艺术实践就验证了“自省躬行”的意义所在。
  阅读画家近十年的创作,其艺术实践显现出“视觉强化”和“内蕴发掘”两条探索路径,而这两条路径其实也是徐子桥着眼于当代对中国写意花鸟画价值判断和审美取向思考的观念路径。中国画在当代的形态转型,也或中国画新图式表述方式的探索,对于画家而言,首要面对的无疑就是中国画的文化种姓问题,即中国画在本土文化情境下,所表现出的有别于异域文化的精神内涵。徐子桥的实践和探索正是建立在此认识上而进行的。1998年至2004年画家的以表现“荷塘”为主题的作品更多的表现了“视觉强化”的观念取向。在这一阶段的作品中,徐子桥对中国传统写意花鸟画中简约而富有抽象意味的构图形式进行了经验上的突破,在方形幅式中趋向物象繁密的全景式构图,从而使物象在相互的烘托、映衬、穿插中,形成了较之于传统图式更为强烈的视觉气势。
  在中国花鸟画嬗变的历史过程中,虽出现过设色鲜明、浓艳如生的唐人花鸟画和以形似为贵的“黄家富贵”一体,但至宋以后,特别是文人画系统中重气韵轻色彩、重笔墨轻形似的创作原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作为造型艺术中的两大最重要的因素,色彩和图像始终未能得到充分和健全的发育。”(曹玉林)。清代方薰在《山静居画论》中有言:“设色花卉法,须用墨花之法参之乃入妙。唐宋多院体,皆工细设色而少墨本。元明之间,遂多用墨之法,风致绝俗。然写意而设色者尤难能。”画家在“尤难能”的写意花鸟画作品中对色彩和图像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中国画的色彩观是有别于西方绘画的意象色彩观,色彩虽源于自然,但绝非是对自然的再现,而是赋予色彩更多的情感隐喻。在徐子桥的作品中,无论是“红莲沉醉白莲酣”的春荷,还是“秋风才起易凋残”的秋荷,色彩之于作品已成为画家情感的一种释然。徐子桥通过色调的营造,“以色助墨光,以墨显色彩”在“彩色相和”的色墨交融和色彩对比中,完成了静谧幽远的意境再造。徐子桥在作品中对色彩的强化并没有消弱笔墨的价值,山水画中惯用的积墨和皴擦技法的引用,或浓或淡,或焦或湿,于积墨中取浑厚,皴擦中显秋苍,在一定意义上反而丰富了其花鸟画的语汇表现力。
  在中国的古典哲学和传统画论中,有虚实相和的辨证原则。“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清·笪重光),“作画应实中求虚,虚中求实”(黄宾虹),这种“画外之妙”的美学追求,成就了中国画含蓄蕴藉的文化品性。徐子桥在作品中也着力于对虚实情境的营造,具体到作品的本体,有虚中求实的“分黑布白”,有实中求虚的“惜白如金”。作品通过色墨的深浅、松紧,形象的疏密、虚实,实现了矛盾中的统一。需要指出的是,画家在繁密的构图中(不留白底)为了追求虚实的极致,在作品中消解了工笔与写意表现语言间的藩篱,于工、写的对比中,虚实的幻化中生发出氤氲淋漓、乞灵神虚的韵致。
  相对于历史,作为传统的笔墨材质在今天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作为花鸟画所描绘的审美对象今昔也并无二致。但徐子桥立足于当代的审美意趣和自身的情感逻辑,在写意花鸟画传统形态基础上,通过对传统语汇的融合和技法的重组,以及对异域文化的吸收,重构了有别于传统形态而富有自我标示特点的新图式风格。
  艺术之道,思悟无穷。徐子桥在进行着对传统图式重构的同时,并未放弃对中国画传统文化内蕴的发掘,特别是近年的作品,一变色彩艳丽、构图繁密,强化图像视觉性的特点,转向以墨为上、清真雅正、松秀洒逸的审美追求。至于画家这种图式(观念)的转向,其理论基点,无疑是建立在对写意花鸟画文化品性和精神价值重新认知基础上的。在写意花鸟画历史的演进中随着传统文人的染指,形成了相对内敛而高度意象化和符号化的艺术形式,在形式的表象背后所遵循的“笔墨观”、“气韵观”等审美取向,对于画家主观情感的表述和主题精神的张扬构筑了理论的平台,而这一点在一定意义上契合了徐子桥生命意识中的气质内需。
   如果说画家前期的作品重在语言试验和形式的探寻,而这次转向则是以精神探索和自我表现为导向的。“倘若说到中国画的现代转型,我始终觉得形式语言上的转型为次、为表,而内在精神的转型为主、为里。内在精神的现代转型怎么转?这是比语言形式的转型更复杂也更重要的问题。”潘公凯带着理论家的问题意识和画家的实践感悟感慨于内在精神在当代转型的重要性,虽然并未铺就具体转型的康庄大道,至少指出了路在何方的希望所在。的确,形式语言的现代转型必须筑基于精神的现代转型前提下,否则形式只会沦落为“皇帝的新装”而无法遮蔽那少有精神支撑而显空虚的躯体。
   徐子桥的近作接续着传统的文脉,也凝集着时代的个性,作品的题材和笔墨对画家而言无非是载体而已,其真正的指向是“通过一定的图式语言来展示自己内心的精神品味,这才是一个艺术家驾驭笔墨以抒发情怀的目的所在。”(徐子桥)。因而,在画家的笔下,依然的竹菊梅兰、残荷牡丹摒弃了古人“荒寒索漠”和“抑郁悲愤”的情怀而呈现出源自画家生命体验和时代感悟的祥和及静谧来。在徐子桥的作品中,笔墨的浓淡精神、变化飞动,只是画家生命意识的外化,是精神融入后的激情涌动,是作品中“用墨无他,惟在洁净,洁净自然活泼”(清·方薰),“笔笔是笔, 无一率笔;笔笔非笔,俱极自然。”(清·邹一桂)的笔墨实现。
   传统的承继之于徐子桥不是图式的因循,也非书斋里“独善”式的自我慰籍,而是立足于当下对文人画传统中抒情写意文化品性的延续和拓展。毋庸质疑,对于画家而言精神的表述、情感的宣泄、语汇的完善、文化的再造等形而上“道”的追求,须有形而下“器”的本体承载,在徐子桥艺术“线性”发展的不同时期,前后的艺术形态虽然有别,但其创作取向是并行不悖的,特别是近作的图式转向已把自己置身于一个无法讨巧的境遇,而这一切只为在当下为自我情感的释怀、精神的归位寻找一种可能,一种艺术与精神“曲尽蹈虚揖影之妙”的可能。
 楼主| 发表于 2012-6-29 16: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流率真
                    
                    徐子桥其人其画-----肖平安
    
    前年春天,子桥花鸟佳作结集出版,嘱我写些文字。子桥虽年轻,然画品已属上乘,业内专家多有赏析溢美之辞,而且点评精辟,慧眼独具。我若赘言,难免言不及义,拾人牙慧。踟蹰再三,实难成文,旷时经年。
    平时与子桥太熟悉。共赴笔会、挥毫泼墨、饮酒品茗、海侃神聊、、、、、、虽存年龄差距,却无代沟障碍。谈文说艺,其乐融融。
    子桥聪敏。自幼酷爱翰墨,少时便有才名。艺术禀赋灵透,思维敏感迅捷。博览群书,古之文学尤以宋词元曲最为偏爱,揣古人之雅趣,赋创作以新声。融会贯通,底蕴丰厚。汲取传统文化精髓,而又不为陈规所囿。在中国画创作上选择适合自己的表现形式,运用自己驾轻就熟的艺术语言,不左顾右盼,坚持走自己的路。
    子桥坦诚。接人待物胸襟开阔,与人共事不念小隙。心存善良,敞开心扉。作画苦心经营,运筹帷幄。做人则落落大方,坦坦荡荡。
    子桥率直。兴之所至,敢笑敢“骂”,就事论理,敢争敢辩,评品书画,敢褒敢贬。心地阳光,快人快语。与子桥交往心情不需设防,不必顾及风险之虑,纯净透明,素面朝天。
    子桥执著,一旦认定了方向,确定了前进道路,便义无返顾径直追求理想境界。“咬定青山不放松”,“千磨万击还坚韧”。体现出一种百折不挠、永不言败的坚韧信念。子桥的画艺能有今天的成就,先天的优势固然不可忽视,但三十多个寒暑的不懈探索创造,夜以继日的孜孜以求,才使他的花鸟画高屋建瓴,风采独具。
    子桥为人乐观豁达、洒脱浪漫;画风也清新高雅,酣畅淋漓。他的绘画题材比较广泛,人物、动物均能意到神随。最拿手的当属他的中国花鸟画。子桥的笔下的花鸟,笔墨宣泄,韵味十足,恰倒好处地把握宣纸的洇润性能,浓淡干湿,抑扬顿挫,点厾勾勒,出神入化。在《偎红倚翠》一画中,左下角大面积的重调使画面沉着稳定,几笔水草清淡描写错落其间,既体现了荷塘的勃勃生机,也使得画面均衡而丰满。红荷娇翠欲滴,白荷光艳夺目,画龙点睛,美不胜收,给人以赏心悦目,浮想联翩之感。此画99年应邀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庆祝北京和平解放50周年大型画展,并发表在《美术》杂志上,赢得大家的好评。好的花鸟画作品不仅状物且重在抒情,赋予物象以鲜活灵动的生命,似乎嗅到它的清香,仿佛听到它娓娓动情的倾诉。
    子桥的牡丹、秋菊、寒梅、翠竹、、、、、、用笔简括、构图俊朗,体现了他“删繁就简留清瘦”的巧妙而娴熟的艺术运用能力。子桥的花鸟画的最大特点是传神,正如古人所云:“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花也好,鸟也好,不死板,不呆滞,或荣或枯,或静或动,都仿佛触手可及,呼之欲出。《秋塘日暮》一画中那十余只水禽,缩首残荷间,静静地享受着夕阳余晖,闭眼憩息,安谧而惬意。宁静中隐现着生命的灵动,余味绕梁,匠心可叹!
    子桥的画与他的人一样,风流而率真。风流是做人的一种境界。众生芸芸,风尘漫漫,人生艰难,道路坎坷。直面现实但不为磨难所拖累;春风得意但不因顺境而迷失。保持平常心,笑踏人生路,活的自在洒脱。风流需要底蕴,非人人可及。不浮躁,不喧嚣、不自卑、不张扬、不猜忌、不嫉妒,善待自己也能包容别人,用真情赢得爱心。学会喝彩,学会感恩,用真话与人交流,用本色与人相处。率真是一种品质。子桥极富同情心,善于助人,参加公益活动慷慨而为,捐书捐画,赈灾,助学,助残,以己之长慰弱势之心灵。
    子桥的画明快亲切,细腻而奔放,这和他的性格取向是协调的,我喜欢他的人,也喜欢他的。子桥早年毕业于河北工艺美术学校,后又研修于北京画院,得名师指点与教诲,扎实的绘画功底与不懈的艺术追求使他的花鸟画技艺与时俱进。子桥曾自刻印章一枚,“天道酬勤”,以自勉。工夫不负有心人,他的花鸟画作品多次参加中国文联、中国美协、文化部、中国美术馆等权威机构举办的全国性的美术展和十二、十三届中国当代花鸟画学术邀请展。2005年获全国青年国画年展银奖,备受业内人士关注。被多家权威机构选刊和收藏,乃至漂洋过海走出国门,2004年被邀参加中国一流画家赴日中国画小品展,并由日本结集出版。“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辛勤耕耘终于获得累累硕果。
    子桥刚过不惑之年,但正值艺术之青春年华,丽日熏风,月圆花好,艺途无止境,快马在扬鞭。祝愿子桥画笔常新,佳音频传!
   
   本文作者:著名画家、原邢台学院美术系主任、教授。
发表于 2012-6-29 17: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风范,功底深,真棒
发表于 2013-1-25 13: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桥子墨自渡。
本站网友  发表于 2013-2-18 07:42:38

TbvUtIvLjrqOMQM

This is the pfreect way to break down this information.

广播台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服务电话:400-707-0319| 邢台信息港|邢台论坛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模板设计 Eisdl (http://www.0319xt.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冀ICP备13003674号-4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