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718|回复: 58

跟娘说说心里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0-3 11: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跟娘说说心里话
  文/崔红清
  
母亲把我从小抚养大、入学、参军,而母亲却历经沧桑,关爱着我。母亲在我心中永远是伟大的!  
  
娘,您是一位七十六岁高龄的乡村妇女,与北京同龄人相比,我最骄傲的不仅是叫您一声“娘亲”和欣赏您那双“三寸金莲”,而是您那种直爽刚毅的性格,令孩儿终身难忘。


记得孩儿进入学堂的第一天,您迈着那双“三寸金莲”,踏着乡间泥泞的小道,领着您这个“愚儿”步入了“知识的王国”,从此您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慢慢地开始了对世界的了解。有一次,孩儿从家中的破橱柜中偷出五分钱,在供销社买了几块水果糖,正津津有味地品尝时,您发现了,重重的一记耳光抽在了您视为“宝贝”儿的脸上,我哭得用脚掌磨透了袜子,但您始终没有落泪。后来,儿渐渐长大了,在学校里几乎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您那时笑得是那么开心。

娘,记得您在送我和哥哥参军时说过的一句话:“孩子,到部队后要好好干,没事就不要回家。”孩儿听您老人家的话,好男儿志在四方。如今,我和远在祖国边陲戍边的哥哥,都已成为首都公安战线和军中的骨干。听哥哥说,他明年就从部队转业回家,到您老人家身边,和您好好聊聊二十年来没聊完的家常。

娘,您是个朴实的妇道人家,在孩儿的记忆中,您总是那么坚强。每次探亲回家,您总是用您那双布满老茧的手,给孩儿擀上咱家乡人最爱吃的面条,这也许是您对孩儿最大的奖赏吧!听邻居王大妈讲,您和老父亲就是舍不得退掉那一亩三分责任田,七十好几的人啦,还趴在农田里辛勤地耕作。一次您中暑了,倒在了庄稼地,是几个好心人把您抬回了家,而您嘴里还在唠叨着:“千万不要把这事告诉我在的两个儿子”。

有道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在您的眼里,我这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始终是个小孩啊!您时常惦记着我们的生活,关爱着我们,嘱托着千万与媳妇搞好关系,遇事多谅解点儿,尽量不要争吵,而我这个“母在故里儿不忧”的“不孝儿”,现在心里如打碎了的五味瓶,甜酸苦辣样样俱全。

娘,孩儿现在工作忙,现在回不了家,您不会介意吧!您千万不要怪儿无情,等忙完这段时间,儿一定让领导批个特殊假,把您接到北京来,逛一逛天安门,登一登城楼,转一转故宫,离一下您永远舍不得的家,好吗?
         
      

  (2005年11月母亲应邀来到了北京,兑现了我的诺言)
发表于 2006-12-25 17: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己的文章跑到邢台了?
发表于 2006-12-25 17: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发表于 2006-12-25 17: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除夕夜,听父亲讲那过去的故事

文/崔红清

  1990年的春节在北京当兵三年的我,给领导请了一个特殊的假,专程回长治老家和父母一块儿过个团圆年。

回到老家,已是大年三十,父母正积极准备过年的事,我准备好了年火(按当地老百姓讲,就是抱了一些地里的玉米杆,要在大年初一早晨烧一烧)、贴完了对联,这时母亲那羊肉胡萝卜馅已经剁好了,除夕夜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父亲的面已经和成了。我们边包饺子,边唠嗑。


我望着父亲右腮的伤疤,问起了父亲几十年不愿意讲起的事情。

那是个战火纷飞的年代,1947年11月的一个冬日。村里的老学堂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挂在墙上的几张煤油灯,偶尔蹦出几颗火星。村干部正集合民兵召开紧急会议:“我们乡里正准备征二百人参加人民解放军,到南下作战。今天招大家来,是和大家合计合计,谁愿意去?”一时间,学堂里沸腾了,坐着长条板凳的小伙子们不由得站起身来,个个瞪圆了眼睛,争相报名。不一会儿,麻头纸上写满了小伙子们的名单,在这张报名表上,第一排就有我父亲的名字。
   
报名人太多,而名额却有限,所有报名者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难熬的三天过去了,结果终于出来了,在仅有的三个名额中,我父亲在其中之一。
父亲激动了,爷爷奶奶激动了,小小的村子里沸腾了!到家里来送行的乡里乡亲座满了炕头,刚刚结婚不久的母亲正在一针一线的为父亲赶制着布鞋。村干部在唠叨着:“柱子到了部队,要多消灭几个敌人,给咱村里人也争争光!”父亲羞赧的点了点头。
   

父亲走了,带着家乡父老乡亲的重托,带着爷爷奶奶的期望和母亲的怀念走了。母亲含泪把父亲送到了村边,从此与之相伴的,就是一日一日的牵肠挂念。
三百六十五天,敖过了春夏秋冬,一年后,终于有了父
亲的消息。然而那不是父亲凯旋归来的喜讯,而是父亲受伤了……
   


那是父亲参军后的一个月,部队开进到了河南省宜阳县,在一次战斗中,不幸遭遇国民党军队的围攻,部队被冲散。父亲在与国民党士兵拼杀时,被子弹击中了右腮部。战后村民们在打扫战场时,准备将几个战友的尸体和昏迷中父亲的“尸体”一同抬到野外殉葬。当父亲醒来发觉有人在脱他的鞋时,便用脚掌硬撑着,那村民发现父亲还有口气,便放过了他。后来,父亲被一位善良的老大爷给搭救了,用毛驴车送到了部队医院……。
  
  
没想到母亲用了十几天时间一针一线忙着给纳出来的这双鞋,帮助父亲在战场上杀过敌人,立过功,竟成了父亲一双救命鞋。

讲着讲着,我的泪水已模糊了双眼。这时,母亲打了个圆场,“好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窗外的鞭炮声,霹哩啪啦地响了起来,热腾腾的饺子出了锅。
发表于 2006-12-25 17: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对我的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5 19: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cuihongqing您好!
很高兴您能来邢台的网站,我在网上看到您的文章时,我的心和我的思绪顿时凝结了,也许是作为一个家庭教育工作者的缘故,从您的文章中清晰地看到了一位活生生的伟大的——娘!
母亲的伟大不在于她的出身和文化,而在于她那一颗朴素而伟大的心灵。
您的母亲平凡而伟大,是大家学习的好榜样,您的母亲养育了您这样优秀的儿子,是母亲的荣耀,
您的孝心可以使上苍感动,上苍会回报您一生的平安!
我也希望生活在现实中的每一个人,在您百忙之中抽个时间吧——跟娘说说心里话!
cuihongqing希望可以经常与您沟通,如果您愿意,我更希望可以与您成为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6 09: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几十年前,慈爱的母亲为伟大的父亲纳了一双鞋,这双鞋竟救了父亲的命。一双鞋可以救命吗?

不。那是亲情的力量,那双鞋上有亲人的愿望和寄托,当一个人还有一口气时,他就会把亲情的力量灌满全身,促使自己灵魂深处的信念连接亲人的动力,创造一次又一次的奇迹!
发表于 2006-12-26 22: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7 18: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cuihongqing 您好!
您的文笔很好,朴素真实且渗透心灵,且贴近现实生活。在当今潮流社会,对很多人会有很大的深层思想境界的影响和对家庭亲情教育的启迪效果,而且会让更多的有情人去深深思考,让更多的人再一次思考血与真情真谛。真诚的希望可以看到您更多的更美的文章!
发表于 2007-1-2 20: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脚老娘登长城
  

                     ■ 崔红清


   老娘今年76岁,多年来始终揣着一个美丽的梦,那就是要用自己那双磨出老茧的“三寸金莲”亲自登上万里长城,一睹中华民族的大风采。   

    去年底,朔雪寒风又如约扫荡着北京。我总算可以挤出些许时间,可以专门邀请老娘来京了。一个电话打去,老娘那个兴奋,逢人便说我要去登长城了!火车载着老娘的梦,载着老娘几十年的夙愿徐徐停靠在了北京南站站台。多年不见老娘那双“三寸金莲”,还是当年那样的硬朗。“这儿就是北京?长城在?”老娘操着一口浓重的山西口音。她的眼神总是亮亮的,总是充满着阳光和希望。这也许就是山西妇女刚毅的性格,就是老娘一生永不屈服的倔强。雄关长城 ,多少好汉费思量,寒风嗖嗖,多少英雄为此而发抖。老娘眯缝着双眼,望着这座古老而宏伟的庞然大物,心中一种博大的敬仰和征服它的欲望在冲动。迎着塞外寒风,老娘迈着“三寸金莲”拾级而上。一步,两步,一阶,两阶,那是老娘倔强不屈的脚步,是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精神。  

   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的八达岭长城,地势险峻。老娘登高远眺,一股怀幽的激情油然而生。她抚摸着用土石堆砌起来的“烽火台”,仿佛古战场的金戈铁马就在眼前。这时一位满脸胡须的外宾气喘吁吁地走了上来,凝视着老娘的小脚,端详着老娘布满皱纹但绽放着阳光的脸,不无敬佩地竖起了大拇指:“laudableness!(佩服) !”    

如果说长城上的每一块方砖都是一段神话的话,那么,老娘用她那“三寸金莲”丈量出的长城就是那神话中的传说,如果说“登长城”曾印照了多少英雄好汉不屈精神的话,那么老娘用“三寸金莲”踩过的每一个阶梯,便是中华民族不屈意志的写照!   

都说长城内外百花香,那知道几经风霜,凝聚千万英雄志士的血肉,博出万里山河一轮红太阳!长城,你凝聚了多少中华儿女的勤奋、智慧与血汗,传承了多少英雄儿女坚强不阿的民族精神!

广播台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服务电话:400-707-0319| 邢台信息港|邢台论坛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模板设计 Eisdl (http://www.0319xt.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冀ICP备13003674号-4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