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情寄天河山

2013-12-17 09:15| 发布者: 浅妆薄黛| 查看: 22197| 评论: 0

摘要: 情寄天河山 当我将这一躯疲累软绵绵地依在大巴的座位上,当我真切地体会到车体发动机微微的震动,我知道,已经是离别的时候了,是我与这峰峦叠翠、峡谷川流、怪石嶙峋、清泉筝鸣、群瀑飞雪、芳草萋萋……诀别的时候 ...

情寄天河山

     当我将这一躯疲累软绵绵地依在大巴的座位上,当我真切地体会到车体发动机微微的震动,我知道,已经是离别的时候了,是我与这峰峦叠翠、峡谷川流、怪石嶙峋、清泉筝鸣、群瀑飞雪、芳草萋萋……诀别的时候了。
    纵我有万卷的不舍,我知道,车子已经缓缓地行驶了……
    十年前的秋,我曾来过这里。那时候,天河山以最普通的姿态屹立在我闺中密友王淑华的故乡——小西庄的对面。我从密友的小院里可以清晰地窥见它的全貌,记忆里它不若我故乡身后的小西天美丽。我也曾带了儿子,顺着它潺潺的溪流徐徐而上,随便一个石头下必定藏着一只或大或小的螃蟹,杂草丛生的沙滩猛得逃窜走一条青蛇,我曾好奇地追随青蛇的身影直到它钻进水边的罅缝。十年前,天河山在我的眼里是贫瘠而又苍凉的。
    如今,我不知道,她怎么突然从一个丑小鸭变成了汉代“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子”。
    刘禹锡《陋室铭》有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天河山之好处在于二者兼备。牛郎织女的爱情佳话流传至今,此为仙;溪流潺潺、群瀑飞雪,此为水。山水在天河山的完美结合犹如牛郎织女的爱情绝配,山的雄峻成就了天河山的英名,水的温婉雕琢了天河山的盛誉。
    我若爱邢台,我必爱太行;我若爱太行,我必爱天河。
    天河之行,开启了我懵懂的美之行旅。
 
                                                                                                     天河山之水
    出了大观楼的西门,沿着人工修建的水泥路斜坡直向上走,映入眼眶的是一瀑高约十五米的水帘,她晶莹纤薄地依偎着大坝,隔着这层温婉的水帘你可以清晰地看到湿潮的山体,鲜绿的苔藓,野生的植物。此帘名曰“飞瀑迎宾”,余禁不住心之狂喜,成绝四句:一泻苍岩三十尺,雨花浣濯客衣新。愚心到此肯闲适,嫩碧疏香我主人。是啊,倘能做得这碧水青山间的主人,又何必执着于被俗世玷污的钱权红尘?
    瀑布是天河山一道独特的风景,几乎每走几步就有一瀑。大的,小的,宽的,窄的,厚实的,纤薄的……许这贤淑恬淡的水之精灵并无心为瀑,只是随心而流,就是这一随心成就了千万个绝代风华的流瀑。有时候,她从高处铺下来;有时候,她从山缝里挤出来;有时候,她从路的侧面斜出来。纵你谨小慎微地小步而行,也难免不会被这多情的雨花打湿,你含笑掬了这一捧天赐之水,放到唇边,略带花草之芳香。这种惬意,我想,一定会缠绕你一生的记忆。
    每道飞瀑下面必会成湖,故而天河山之水亦在天河山之湖。究竟有多少个湖泊,我大抵也是记不清了。留在心底的是朝霞微照下的临风而起的微波,是波上情侣们会心摇橹的欢声笑语,是掠湖低飞的蓝蜻蜓,是水底荡漾着宁静、恬淡的靓影。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此时,蝉噪鸟鸣此起彼伏,然而却不能深刻个中静幽之韵味,因为水像穿透了远古的幽灵一路结伴而来,水声亦像个顽皮的孩子赶都赶不走。即使没有瀑布的地方,水也像小溪一样潺潺而下,脚底一直都是湿的。纳闷!上苍怎么会如此眷顾天河山,莫非这都是织女望夫欲穿的眼泪么?我私底下是这么认为的。
   “天河九曲千千尺,欲载此情恐不禁”一路的疲惫都融入这缠绵的、细腻的、粗旷的、豁达的水之虚怀雍容之中,我们的脚步愈发铿锵而坚定了。
      
                                                                                                             天河山之山
    天河山:自当以山为首,处处皆山,一抬眼的任何地方:远、近、高、低。山以不同的姿态或昂立,或翘首,或匍匐,就在你的身边。一伸手就能触及到山的躯体,山与你如此零距离地相处,而你可以斜倚,可以闲卧,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以任何方式和她亲昵。她绝不会因为你相貌丑陋、思想狭隘、灵魂堕落、文笔笨拙而歧视或拒绝你。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以任何方式和她对话,她用亿年的风霜雪雨、世事沧桑聆听你此刻的悲欢离合,成败得失。
    山河山之雄、奇、险、秀、幽交相辉映,既有北国风光雄伟之美,又有江南山水俏丽之容。她绵延高峻、绝世挺拔堪称雄;“二龙戏珠”、“八仙朝圣”、“群鹰护潭”、“玄牝之门”天然成就堪称奇;悬崖峭壁,林木丛生堪称为险;“红尘一梦一尘芥,碧水青山无字诗”堪为秀;千年无人居住,树深林密堪称幽。
    亿年来,这绵延了历年春夏秋冬之生荣衰枯之不朽躯体以她独特的仁怀容纳了一切,如今,她美如圣母,俨如菩提。
 
                                                                                                            天河山之人
    说到人,不能不提开发天河山之先驱人物——崔宝玉先生。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冲动让一个年近古稀之老者将一腔离休后的余热倾洒于这一片原始的青山碧水之中;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一个市政高官固执地褪去一身俗世的繁华义无反顾地置生命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闲静之中。我只知道,是崔宝玉先生成就了天河山如今之美。
    曾从诗词协会的会员表格中瞥见过崔宝玉先生的名字,那时候,我知道,此公是个酷爱古典诗词的老者。得于亲见崔宝玉先生尊荣是在任征先生七十寿诞宴会上,崔公容光焕发、精神矍铄,他在会上作了一个简短的演讲。之后,我便知道此公是天河山的董事长。
    此行天河山算是与崔公第二次见面,大观楼里,崔宝玉先生款步而出,面带一袭憨厚、慈爱之微笑,这样的智者怎能不在瞬间便融化了人的戒心?大观楼—大观园;崔宝玉—贾宝玉,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巧合,不若说是智者的鬼斧神工。大观楼的正门立着一堵风水墙,墙上雕刻着金陵十二钗的画像以及配诗,整体大观楼是仿古建筑,亭台楼榭错落有致,一溪流水潺潺穿过下房的屋子。置身于此,仿若穿越了几个世纪的时光,仿若宝玉、黛玉、宝钗、元春、探春……就在花丛中窃窃私语。
    大观楼还没有竣工,然我们这一行毕竟有了安身之地。晚饭前,我从一个狭巷里向外望,两个质朴的农民工扑入了眼帘。其中一个正坐在一块不规则的石头上悠闲地吸着旱烟,那熟悉的亲切的黑黄的脸,那醇厚的笑意,那徐徐攀升的眼圈,那破了肩膀的棉布上衣,那裸露了脚趾的布鞋,此刻,竟是这么感人入微。另一个则弓了身子,手把铁镐,使劲地把镐尖置于脚下的乱石和黄泥混杂的地下,至于他的表情我看得不太真切,我想,必然和坐在石头上的老者无异。
有多少人把信念、生命、汗水寄在了这片令人魂牵梦萦的山水之中。
                                                                                                       

                                                                                                        天河山之蝉音
     下山的时候,因为走的是另一条路,这条路的顶端没有水。我们便格外注意蝉的鸣叫。“听,这里的蝉鸣怎么和邱县的蝉鸣不同?”漫画家侯先生一本正经地侧耳聆听着。这里的蝉声在我的耳里和故乡的蝉声并无两样,因为我也是出生在群峰绵延,林木横生的太行山区。“是,有些不同。”同是邱县来的诗人蒋兆海先生也符合着说。“怎么个不同?你们二位倒是描述一番?”我笑着调侃着。“这里的蝉声抑扬顿挫,我们邱县的蝉声多为平直。”侯先生说。“对,这里的蝉声是平仄相结合的绝句、律诗;邱县的蝉声似永远学不会平仄结合,只是一味地平下去了。”蒋兆海的话把大家逗乐了。“蒋先生,那你别写古典诗了,你们邱县的蝉唱不出平仄,邱县的人能写好平仄结合的诗吗?”不知是谁的这句调侃的话逗得大家愈发快乐了。
   “这里的蝉之所以能唱出平仄,是因为这里有此起彼伏的山峰;邱县的蝉唱不出平仄自然是因为邱县地势低平,无一丘一岭绵延之故。”蒋先生做了一个完美的总结。想来甚是有道理。
                 
    天河山之美,自非小文能尽,然仍以拙字聊寄。若非琐事缠绕,我定然会生归隐之心,赏天河之娇翠,淋飞瀑之雪花,闻山野之馨香,沐霞光之柔美。以山为伴,以水为邻,以鸟为朋,憩一颗疲倦的俗心于这绝世的桃源之中,奢享此后半生的宁静。

最新评论

QQ|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服务电话:400-707-0319| 邢台信息港|邢台论坛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模板设计 Eisdl (http://www.0319xt.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冀ICP备13003674号-4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