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河北问题明胶厂还产有毒蛋白粉

2012-5-8 18: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952| 评论: 0

摘要: 学洋明胶厂综合楼外墙被烧黑。学洋明胶厂问题被曝光后,宋江新电话指使该厂职工刘爱国赶到厂区纵火,销毁了电脑、账本、文件。南都记者王世宇摄 据新华社4月22日消息,铬超标药用胶囊事件发生后,公安部立即挂牌督办 ...

      学洋明胶厂综合楼外墙被烧黑。学洋明胶厂问题被曝光后,宋江新电话指使该厂职工刘爱国赶到厂区纵火,销毁了电脑、账本、文件。南都记者王世宇摄

     据新华社4月22日消息,铬超标药用胶囊事件发生后,公安部立即挂牌督办。河北省阜城县古城镇学洋明胶蛋白厂(以下简称学洋明胶厂)涉嫌纵火的犯罪嫌疑人刘爱国已于19日晚被抓捕归案。指使刘爱国销毁证据的原阜城县王集乡人大主席宋江新和学洋明胶厂销售经理宋训杰均已被刑事拘留。

    南都记者获得的消息证实,学洋明胶厂不仅生产工业明胶,还生产一种名叫“皮革水解蛋白”的蛋白粉。这种蛋白粉同样来自制革工厂的边角废料,很容易造成食用者重金属中毒和致癌,其毒性堪比三聚氰胺。而且蛋白粉用来补充人体蛋白,直接流向食品行业。仅今年春节后,该厂就生产近10吨。目前,当地调查组尚未披露这批蛋白粉的流向。

蛋白粉流向不明

       学洋明胶厂副厂长陈凤池日前向南都记者透露,学洋明胶厂不仅如央视披露的用工业明胶当做食用明胶,还生产过皮革水解蛋白粉。

     陈凤池称,今年初,由于冷冻机坏了,生产此类蛋白粉的时间不到20天,但也有近10吨的产量。而根据多名工人对南都记者的忆述,学洋明胶厂用来生产工业明胶和蛋白粉的原料,同样是蓝皮和白皮。

     也就是说,除了央视披露的内容之外,这些蛋白粉流向了其他食品行业。目前,当地调查组尚未公布此次调查结论,并对其去向进行追查。

        皮革水解蛋白与工业明胶一样,也是从“皮革水解物”变身而来。据药监人士介绍,皮革水解物是由废品皮革用石灰鞣制后生成,其中往往含有重铬酸钾和重铬酸钠,用这种原料生产水解蛋白,过程中会产生大量重金属六价铬有毒化合物,被人体吸收,危害人体健康。因此皮革水解物只能用于生产工业明胶,不能用于食品加工。

      南都记者在学洋明胶厂内发现一个记账的小册子,泄露了部分行业隐秘。这本残存的账本显示,账本主人曾借“江新3万元”,原阜城县王集乡人大主席宋江新正是学洋明胶厂法人代表宋海新的弟弟。这个册子在火灾现场100米的范围内发现。学洋明胶厂副厂长罗文正在核对字迹后证实,这确是宋海新的账本。

    他回忆,事实上,学洋明胶厂尽管是当地明胶业的龙头,管理却一直没有跳出小作坊式的家庭模式。胶厂并没有明细的账目,只是随便记录在本子上,到年底进行核对,以发现是否亏损。最近五六年,因为管理混乱,胶厂一直不赚钱。

     账本记录了宋海新2000年的账目。彼时,学洋明胶厂还没有注册,宋海新的经营仍以小作坊的形式存在,其中涉及到一些与食品企业之间的业务往来,借款及汇款内容,例如,账本上写道:“北京三露厂(用蛋白)”,“北京步步高饮料有限公司(用蛋白)”等。

     尽管尚无更多的证据,但通过这个账本上提及的企业,至少可看出此类明胶企业试图联系的业务范围。账本中提到的“用蛋白”,即是明胶厂经营的业务之一———皮革水解蛋白。

蹊跷的纵火案

           4月15日下午3时22分左右,学洋明胶厂内的综合楼综合楼突然起火。这天中午,央视曝光该厂使用重金属铬超标的工业明胶冒充食用明胶,引发当地产业地震。

           18日,多家媒体记者赶到学洋明胶厂探访时发现,胶厂大门紧闭。透过铁门可见,综合楼外墙上被烧得一片漆黑。央视曝光之后,这个4天前仍在运作的大型胶厂,随之关闭,胶厂工人在协助警方调查后被解散。

对于当日火灾的细节,现场目击者向南都记者回忆,事发时,执法人员被拦在胶厂的铁门之外,这时,综合楼突然火起。

门是学洋明胶厂守门人宋广辉上的锁。宋广辉对南都记者说,事发前,他见到学洋明胶厂老板宋海新匆忙上车离开,临行之前,告诉他躲一躲。车刚一走,老板娘就叫他锁好胶厂大门。作为一名看门人,宋广辉对厂子卷入的舆论风暴毫不知情。

也在此时,央视记者随阜城县的执法人员到来,被拦在了门外。随后就是被央视广为报道的画面:胶厂的综合楼突然起了火。

21日晚,阜城县官方证实:原阜城县王集乡人大主席宋江新电话指使胶厂职工刘爱国赶到厂区纵火,销毁了电脑、账本、文件。

明胶是怎样炼成的

         大火也使学洋明胶厂背后复杂的利益输送,得以揭示一角。23岁的宋训杰是家族的二代人物,其父宋海新兄弟4人,老大已经过世,其余均涉足明胶产业。老三宋河新在隔壁的沧州市有胶业公司,老四宋江新是原王集乡人大主席,工商资料显示,宋江新1995年曾设立阜城县福利第一明胶厂(集体分支机构)。

学洋明胶厂副厂长罗文正回忆,宋氏兄弟的产业真正起步是在1995年前后,从家族式生产土胶的小作坊开始做起,如今,学洋明胶厂已是阜城县最大的胶厂。宋海新为人极其节俭,“舍不得吃舍不得喝”,在多人的描述中,他尽管身家已达数百万元,衣着打扮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形象。(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宋的精打细算,从其用人之道,可窥见一二。罗文正被任命为副厂长,他是宋海新的中学同学,在学洋明胶厂干了11个年头,每天也只有100元工资。另一个被安排为副厂长的陈凤池,儿子是阜城县质量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大队长陈金虎。

陈凤池向南都记者否认他当了副厂长,并表示这份工作与儿子无关,自己的工资每天只有70元。

南都记者从学洋明胶厂的记工表上看到,该厂4月共有62人来到厂子上班。在厂区东部一个车间内,整个车间到处都是这种条块状、丝絮般纠缠的蓝色、灰白色皮革下脚料。这是从皮鞋、皮衣或制鼓的皮革削下来的废料。皮革废料的来源多是温州和珠三角等地,这是中国鞋业和制衣产业的两个重地。其中,广州的货物通过海运到天津码头,再配送到厂子。而温州的则直接通过大货车配送。(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工人陈金玉负责开车在厂内运送这些皮革废料,把它们运到车间。在刚刚运来之时,这些皮革需要剁碎,一批从周边村招募的四五十岁的妇女负责这项工作,她们将其剁成小块后,就成了生产工业明胶的原料。

罗文正向南都记者介绍,明胶厂共有50多个池子。要把成袋的石灰加水搅拌,倒进放置皮革废料的水泥池,泡上20余天。此后,这些经过石灰浸泡的皮子捞出来,还要加工业盐酸,再浸泡一天一夜。随之产生的废水会被放入厂区后面的水池,进行酸碱中和后排污。

而经过浸泡之后,皮革会被送到熬胶车间,在胶锅内进行熬煮。随后再送到烘干车间烘干。罗文正说,大概3个池子的皮革废料会制成两吨胶。此后,这些明胶会按照颜色、粘度、动力被分为一道至四道4个等级。其中,一道、二道是好胶,价钱每吨能卖到两万元左右,三道、四道是次品,只能卖到每吨1.2万元。

南都记者获得的学洋明胶厂生产记录显示,从2011年11月到今年3月,最多的一天出产4.3吨胶,最少的一天则只有1吨,平均在2.1吨左右。

随后,这些胶会按照客户对胶的需要,进行调胶。陈凤池带领四五名工人负责这项工作,调好的胶被装入写有“工业明胶”的袋子进行装车。此外,还有一些胶按照客户的需要,被装进了白袋,即没有任何标志的袋子。

小作坊撑起学洋

在古城镇的明胶行业,宋海新是个标杆人物。而其崛起,也与整个产业的发展密不可分。(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围绕学洋明胶厂的,是一大片麦地。近千亩地上,都是当地制胶小作坊晾晒土胶的木摆子。当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古城镇的明胶产业结构,基本上就是这些小作坊依靠学洋明胶厂等大厂生存。学洋明胶厂从这些小作坊大量收购明胶。

这些小作坊多数由古城镇前宋村人设立。阜城县古城镇在2005年之前,曾是中国两大明胶产地之一。

据当地一个土胶厂老板李坡(化名)介绍,前宋村400余户,从1964年就已经开始,规模全盛时有200多家土胶厂,如今只剩下四五十家,勉强维持,原因是近年经营不景气。

晒胶现场的工人介绍,因为天气原因,土胶厂在生产明胶时,每年只能在春季三四月份和秋季八九月份进行。明胶制成后会被装袋,然后寻找买家。这些胶,即通过从事“走胶”的人,销往全国各地。在当地,“走胶”是这个产业中的重要一环。“走胶”,即联系业务之后,从各地收购明胶进行倒卖,以此赚取差价。其中,学洋明胶厂是其中的收胶大户。

学洋明胶厂内设有专门的化验员。前宋村熬制水胶的小作坊,拿着水胶的样品来到学洋明胶厂进行化验,通过胶的颜色、动力、黏度来判断优劣。其中,质量好的可以卖到一吨1万元,质量差的,价钱在每吨4500元左右。罗文正称,学洋明胶厂一季大概能收购180吨。

该厂一名工人向南都记者透露,这些土胶都被掺到学洋明胶厂自己生产的胶中,当成好胶出售。而罗文正认为,学洋明胶厂生产的明胶黏度能达到15°,而这些小作坊生产的胶只能达到5°,即使允许,也无法用于食品行业,因此多数都在调胶之后,以工业明胶的名义出口到韩国等地。

据学洋明胶厂的工人介绍,除了出口,学洋明胶厂均通过古城镇或河北省东光县的配货站,运往各大企业。其中,一些白袋就被运往药品和食品企业。至于其具体流向,宋海新对工人严格保密。负责拉料的工人郭志敏说,工厂的规矩是不允许串岗,“该你知道的你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你不能知道。”

胶厂八年兴衰史

对于这些白袋的流向,目前官方尚未公布调查结果。据罗文正称,他曾听过,果冻、牛奶、火腿肠,都曾使用这种明胶。

央视报道之后,河北阜城县展开严打行动,本次行动不仅涉及学洋明胶厂,还涉及周边的40多家土胶厂。这些胶厂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数千前宋村民面临失业。

当地政府此举,几乎是一下子抽空古城镇一直所依赖的经济支柱。当地县委一名官员对这种大规模的摧毁行动并不认同,他认为问题出在流通环节,对所有胶厂一刀切,这个地方几十年的产业全没了。

当地一名胶厂老板称,经营胶厂要到村上交钱,每年在1.2万元左右。因此,政府以前就知道胶厂存在。前宋村村支书宋振杰是“阜城县前宋明胶厂”的负责人。他称,这个钱是上面收税,村里只是代为协调。

对于这次整治,宋振杰表示,至于村子的前途,“那是以后发展的事情。”

在2004年的一次类似摧毁行动中,宋振杰等3人曾被党内严重警告。8年前的那次行动同样声势浩大,称经过四次大规模联合执法行动,已有230多家明胶加工户自动关停,生产设施321套被强制拆除,生产原料全部清理出原生产场地。

同样是在2004年,央视曝光古城镇和山东博兴县兴福镇的“垃圾明胶”进入食品链的调查。

李坡称,2004年那次不让干了,农民种地靠天吃饭,去打工也没什么工作,村里后来就说交3万元钱就让继续干。

8年之间,土胶厂又在这片土地上死灰复燃。8年后,这些厂子又再次被摧毁。

名词解释

皮革水解蛋白

乳业专家王丁棉说,“皮革水解蛋白”就是用城市垃圾堆里的破旧皮衣、皮箱、皮鞋,还有生产沙发、皮包等皮具时剩下的边角料,经化学技术处理,水解出皮革中原有的蛋白。

“这种皮革水解物已被列入第二批《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品种名单》,其毒性堪比三聚氰胺。”2009年5月16日《南方都市报》报道

皮革废料如何变身明胶

胶厂把成袋的石灰加水搅拌,倒进放置皮革废料的水泥池,泡上20余天。

经过石灰浸泡的皮子捞出来,还要加工业盐酸,再浸泡一天一夜。

浸泡之后,皮革会被送到熬胶车间,在胶锅内进行熬煮。

随后再送到烘干车间烘干。大概3个池子的皮革废料会制成两吨胶。

此后,这些明胶会按照颜色、粘度、动力被分为一道至四道4个等级。其中,一道、二道是好胶,三道、四道是次品。

———学洋明胶厂副厂长罗文正介绍

南都记者 王世宇 实习生王银超发自河北阜城、沧州

最新评论

QQ|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服务电话:400-707-0319| 邢台信息港|邢台论坛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模板设计 Eisdl (http://www.0319xt.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冀ICP备13003674号-4 )

返回顶部